您好,欢迎访问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关注精英群体发展 注册推广发帖
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关注精英群体发展-教育

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关注精英群体发展

作者:教育?????更新时间:2019-10-08 18:29:56

教育援助,是国际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国家开展公共外交实践和构建软实力的重要工具。美国作为全球教育援助的主要参与者,始终处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家对非援助的前列。在近60年的援助实践进程中,美国先后成立国际开发署、设立非洲发展基金会、派遣和平队、成立千年挑战集团,整合各方资源协调推进,实施一体化对非教育援助,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受援国的教育发展水平。

?动因:利己利他,排异强己

教育援助具有利己和利他的双重功能。然而,对外教育援助是义举,却不等于慈善。美国向来追求信仰、注重实际,对教育援助的利己功能有着清晰的认识。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佛逊在设立学校奖学金制度时认为,富人出于利己的理由,应该会支持这个主张。同理,美国作为富裕国家,对非洲国家实施教育援助也不乏利己角度的考量。对非教育援助在改善受援国教育条件和促进受援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一方面为提升美国的国际形象和扩大其影响力奠定了良好基础,另一方面促进贫困国家协同发展也为美国创设了安全稳定、友好积极的外部环境。

多年来,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始终以贯彻美国自身国家利益和国家战略为首要目标,配合了美国对非洲乃至全球战略的实施。有研究认为,美国对外援助旨在加强其榜样力量,提升美国教育及其背后的价值观念、社会模式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同化力。

冷战时期,美国在许多非洲国家实施教育援助。新世纪之交,欧非峰会、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等对非合作对话与形式层出不穷,法国、英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大国努力保持和拓展其在非洲的海外利益,与美国形成了激烈竞争。“使命感”促使美国削减对非教育援助计划一再搁浅,产生了口不惠而实至的奇特现象。毕竟,美国对非教育援助不仅具有利己性,而且具有排他或排异性,是其参与国际关系竞争的有效工具。

机制:机构联动,互为补充

美国对非教育援助的实施仰赖国际开发署、非洲发展基金会等机构组织在财力和人力方面予以保障,形成了机构间互为补充、联动推进的局面。

美国国际开发署是一个半独立性机构,在总统、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政策指导下开展工作。成立之初,约翰·肯尼迪总统推出和平队计划,先后向贝宁、博茨瓦纳、赞比亚等非洲国家派遣教师,从事对非教育援助。非洲发展基金会是一个独立的美国政府机构,除接受美国政府大笔资助外,还有独特的合作筹资平台,如非洲政府和美国私人公司等。该机构在贝宁、博茨瓦纳、布基纳法索等30多个非洲国家实施援助项目,大多通过直接投资方式,如提供种子资本和技术支持,促进受援者成长和发展。

进入新世纪,千年挑战集团应运而生,旨在进一步促进非洲国家民主转型,支持的项目遍布布基纳法索、加纳、肯尼亚、摩洛哥、马达加斯加、马里、尼日尔、卢旺达、塞内加尔、突尼斯等国在内的20多个非洲国家。在对非教育援助方面,美国国际开发署2011年实施了“全体儿童阅读”项目,南非、加纳、肯尼亚、乌干达等17个非洲国家儿童从中获益。

全球发展中心的官方发展援助评估报告显示,从施援效率角度看,非洲发展基金会位居对外援助提供者第二位。2011年,非洲发展基金会在索马里通过当地技术合作伙伴为失业青年提供职业和工作技能培训,6000余名索马里青年从中受益。2020年,为非洲500多家企业投资约2000万美元,200多万人从中受益。

当然,美国对非洲教育援助远非单纯着眼于经济支持。有研究认为,教育援助不仅发生资金和设施等有形物质的转移,同时也带有知识、理念甚至文化等无形资源或是意识层面的交流和互动。美国通过和平队先后在非洲20多个国家进行教育教学志愿活动,虽然受到有些国家的戒备,但也得到了一些国家的欢迎和认可。

例如,在南非实施旨在改善师生和社区教学服务文化的学校与社区资源项目,以提升学生和教师的英语语言能力为主要目标,直接参与小学阶段的课堂英语教学,并与南非本土教师合作,使用英语作为教学媒介,采用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并在课外组织男孩女孩俱乐部、国际象棋和辩论小组、辅导计划和学龄青年体育活动等。

在坦桑尼亚,大约60%的志愿活动集中在教育领域,在公立和私立中学教授数学、科学、英语等课程。在科摩罗,美国和平队实施的项目仅针对教育教学领域,志愿者为初高中学生教授英语,开发教材、设计课程、实施教师培训,促进了本土教师英语授课能力。

趋势:夯基垒台,稳步扩散

据联合国预测,非洲国家人口到2050年将占到全球人口的1/4。非洲国家青少年受教育问题不仅关乎区域稳定、创新和发展,也关乎全球治理与发展。

  • 贵姓:
  • 电话:
  • 微信:
  • 需求:
  • 性别:
相关推荐
最新新闻
快速登记需求
贵姓:
性别:
电话:
QQ:
需求: